文学

当前位置:永利备用网站 > 文学 > 单霁翔:让故宫守旧文化“活”起来

单霁翔:让故宫守旧文化“活”起来

来源:http://www.window-env.com 作者:永利备用网站 时间:2020-05-07 02:38

原标题:让故宫传统文化“活”起来

图片 1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宁 实习生 赵博文

作者:故宫博物院院长 单霁翔

单霁翔 故宫博物院院长。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师从我国着名建筑学家吴良镛教授,并获得博士学位。担任过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和国家文物局局长。今年9月,在国际文物修复学会2014香港会议上,国际文物修复学会主席莎拉·斯坦尼福斯向单霁翔颁授了世界文物保护专业的最高学术奖——福布斯奖。他是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资料图片

  [编者按]

故宫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在这里,600年间共有24位皇帝居住。故宫长年吸引着大量的观众,如何做到从数量的增长到质量的提升,如何让故宫里的文物“活”起来,我们一直在思考,在实践。

图片 2

  7月26日,新华网思客讲堂“创新路 工匠心”系列活动在京举办,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发表了题为“用‘新’守护故宫的下一个600年”的主旨演讲。

首先要扩大开放。过去故宫博物院开放了紫禁城的30%,2014年我们开放到52%,2015年开放到65%,2016年开放到76%。开放的地点主要都是开放的展览和观众服务场所。慈宁宫开放了,这是东部区域最大的宫殿,今天成为故宫博物院的雕塑馆;寿康宫开放了,这是甄嬛住的地方,乾隆皇帝的生母崇庆皇太后在这里住了42年,今天按原样进行了恢复;我们开放了慈宁宫花园,开放了东华门,开放了城墙,开放了藻韵楼,并把它作为我们的院史陈列馆。

图片 3

  故宫历经几百年未变,却也一直在为观众“改变”。为了让游客有尊严地逛故宫,故宫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寻求改变。为了解决参观标识牌不清楚的问题,博物院做了512块标识牌;为了解决讲解问题,博物院研发出了有40多种语言的讲解器;为了解决游客无处休息的问题,博物院做了1400把椅子和可供11000人同时坐下来休息的树凳;为了解决大殿光线问题,博物院研发了能保护文物的LED冷光源,点亮了紫禁城。此外,他们还用了三年时间建成了融公众教育、文化展示,参观导览,休闲娱乐、社交广场、学术交流、电子商务等功能于一体的数字故宫社区。

我们要让180万件文物保持良好的状态,因此加大了文物修复力度。比如我们的古书画装裱修复、铜器修复、瓷器修复、木器修复、漆器、乐器、家具、挂屏、象牙、钟表,这些修复也带来了《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片子。

图片 4

  演讲中,单霁翔说:“我们希望人们到故宫博物院后,看到的是绿地、蓝天、红墙、黄瓦的景色。今天除了蓝天有时候我们不能保证,其他我们都已经做到了。” 单霁翔强调,故宫博物院院长最重要的就是两个字——责任,万无一失,一失就万无。哪怕做对了9999件事,一件事对不起历史、对不起社会、对不起民众,就必须要辞职,这就是故宫博物院院长的责任。

但是,仅仅这样还不够,文物是有生命的,它的生命历程会比我们还长,如何使它的生命历程中所患疾病得到科学的诊断和恢复?人类生病了要进行检查,要化验,一件青铜器在修复前也一定要对它进行体检。它的金属成分、出土地点、历代在它身上叠加了什么信息,今天得了什么病,有害锈属于哪一种,都需要检测。于是我们建立了故宫文物医院,这个医院里汇集了我们的文物医生,他们在这里把高科技的手段和传统工艺技术相结合。我们把这座医院变成开放的,观众可以预约进入故宫文化医院去参观、去了解我们对待文物的态度,使他们能够拥有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

上下图为修复前、后的河南上蔡郭庄楚墓出土的升鼎

图片 5图为单霁翔。新华网记者 陈竞超 供图

我们还在用数字技术传播文化。故宫网站每天的点击率100万人次以上,我们前年开始进行提升,把英文的网站做得更加强大,把青少年网站做得更加活泼,开始举办网上展览。我们在全国的博物馆里率先把180多万件文物藏品全部在网上公布,人们通过网上能查阅到故宫博物院任何一件藏品的信息。我们组织强大的团队,用高清摄像手段把藏品的信息、古建筑信息摄像后进入网站、进入微信。故宫博物院用三年的时间建成了数字故宫社区,这个平台今天是世界博物馆最强大的一个数字平台。我们在不断探索,永无止境。

图片 6

  以下是单霁翔演讲内容摘录:

我们一年前建成了数字博物馆,它不但技术先进、设备先进,每一个项目都深挖自己藏品的信息,都是独创的。比如我们收藏的1500块大地毯,没有空间展示,今天通过数字技术展示这些地毯,通过数字博物馆观众就可以身临其境地欣赏。

一提到世界上的着名博物馆,大家都会想到这几座:英国的大英博物馆;法国的卢浮宫;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院和俄国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也就是冬宫。有人甚至说,它们是世界四大博物馆,而我认为他们忽视了一座重要的博物馆,就是中国的故宫博物院。

  大家去故宫博物院,长期以来可能都是这样的情形:人们进去以后基本都是目不斜视地往前面走。第一个先看皇帝坐在什么地方?太和殿。然后去看皇帝躺在什么地方?养心殿。然后去看皇帝的花园——御花园。看看表,1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于是很多人就离开了。

我们制作了“数字书法”,观众可以自己临摹,机器还给你打分;我们制作了“数字绘画”,请科学院动物所的专家给每个鸟都配了真实的叫声,点击鸟以后,鸟就会飞、会叫、会吃食,再点击可以详细看它的身材、看它的羽毛;我们制作了“数字长卷”,为喜欢器物的观众制作了“数字多宝阁”,还做了“数字织绣”,建立了虚拟现实的VR剧院。

故宫的土地是充满故事的土地,在明、清两代曾有24位皇帝在此居住。1925年的10月10日,紫禁城的大门突然间打开了,在3000多名社会名流的见证下,紫禁城城门上挂起了李煜瀛先生书写的“故宫博物院”匾额。

  但是,前年5月份发生了一件事,很多人进了故宫不是往前走,而是往西边跑,越跑人越多,越跑越快,于是新华网有了一个新名词,叫“故宫跑”。我看到很多人在跑,于是就跟着看看他们在跑什么?后来发现,原来是跑去看我们新举办的展览。有位老先生见我来了,就给我提意见,说:“你们故宫博物院怎么搞的?办一个展览怎么像运动会一样还要跑?”他说,你瞧我七十岁了一大早就来排队,排在最前面的,买完票等着开门,一开馆人就跑起来了,我穿了一双球鞋结果第一批没能进去。

我们也在研发文化创意产品。过去我们的文创产品的历史性、知识性、艺术性比较强,但是趣味性、实用性、对话性不够,今天我们也研发一些小商品,比如手机壳、“正大光明”的充电器、U盘、朝珠耳机,这居然获得了前年文化创意产品大奖第一名。我们利用海水江牙织绣,做成织绣系列名片夹;一件内衣,有凤凰梅花的图案,非常漂亮,我们用它制作成方巾和各种颜色的披肩;《乾隆皇帝大阅图》上的这匹白马非常漂亮,我们把它绣在领带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参观故宫的时候,我送给他一个黄颜色的领带。这白马也可以做成水果叉,基辛格博士来的时候我送给他这个水果叉,马头、马尾、马蹄子是铜的,身材是瓷的,基辛格博士现在肯定每天在家里用这个叉水果。以四羊方尊青铜器为模板,中间部分可以做成壶,下面做成茶杯,上面一个盖,底下一个托,摆在家里是工艺品,客人来了就可以沏茶。藻井非常有名,为了让人们把藻井文化带回家,我们做了藻井伞。故宫的宫门也非常有名,为了让人们把宫门带回家,我们做了宫门包。唐代的《五牛图》非常有名,我们做了“五牛走下来”,摆在家里门厅,非常大气。非常有名的藏品红山文化的玉龙,我们用它做成香插,插上专门用宫廷配方配的香。我们的脊兽也非常有名,可以做成跳棋,做成衣服夹子。我们的藏品中有两个小陶俑,非常生动,女士不知道抱着什么、男士背着什么,我们无从考证,现在做成“背着抱着牙签”。还有晴雨伞,故宫日历,都成为品牌。今年为了让更多的文物藏品和观众见面,我们和北京春晚签署了合作协议,今年是鸡年,把有鸡图案、造型的文物拿出一部分上春晚,我们的专家进行解读,给大家祝福。最后我也想用乾隆五年乾隆皇帝的一副春联给大家祝福,“春送来一门吉庆,天赐与两字平安”。

  我想他说的对,我们很快开会研究怎么办运动会。我们做了20个牌子,一千个胸牌,第二天不到7点就把牌子在广场上立起来,先来的观众排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不到8点,运动会的开幕式就举办了,开幕式之后是入场式,第一组入场、第二组入场……老人孩子都不用跑了。后来我听说全世界的博物馆举办展览有入场式的只有故宫博物院。但确实是,来的人太多了。特别令人感动的是,70%来看展览的人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3小时、5小时的等待入场,我请我们的专家学者、志愿者在一旁给他们解说。当时制作了二维码扫描,通过手机链接就可以知道里面的每一件展品,节省了大家很多的时间,但确实来的人太多了。过去故宫博物院举办一个展览,十米、八米的排队,但现在居然展览外是几百米、几千人在排队。

今天的故宫博物院拥有三项世界级文化资源。第一项是九千间房屋组成的古建筑群。大家知道北京有一条清晰的城市中轴线,从永定门到钟楼共7.8公里,这条轴线上最气势磅礴,最重要的一组建筑就是紫禁城古建筑群,因为紫禁城及其周边文物古迹的存在,北京的城市中心才显示出与世界上其他首都城市中心格局的差异性。

  排队的人到下午,最纠结的一件事,就是几点关门。我一露面,他们就问我说:“今天能不能晚一点关门?我们排了好几个小时了能不能我们看完展览后再关门?”当时我也很激动,我承诺说:“今天最后一个观众走了以后我们再关门”。结果豪言壮语说出去以后,后果很惨,这就到了后半夜了。

我们每天在紫禁城里行走,通过阅读资料,就会知道在我们身边的很多空间里都曾发生过很多故事。大家也许在连续剧里会看到皇帝坐在金銮宝殿里,在乾清宫上早朝。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些绝对都是戏说。明代皇帝上早朝就在太和门的门洞里,清代皇帝上早朝就在乾清门的门洞里,从来就没坐在金銮宝殿里上朝的皇帝,皇帝也很辛苦,很早就起床。这是我们的第一项重要的世界级文化资源,它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我们的员工到晚上8点,去看大家,问观众累不累,大家说:“累也要坚持,但是你们怎么搞的啊?怎么晚上没有卖水的啊?”我一想,确实晚上展览从来没开放过,所以卖水的系统也都停止了。工作人员赶紧烧茶,烧了2500杯茶送给大家。到了夜里12点的时候,我去看大家,说:“怎么样还坚持呢?喝水了吧?”大家说:“喝水了,但是饿了,有没有方便面?”我们又拿出了仅有的800多盒方便面,一个人发了一盒。后来,我听说全世界的博物馆举办展览,只有故宫博物院发过方便面。夜里4点,最后一批观众进去了。等最后一个观众参观完,雄赳赳气昂昂走出去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那段时光,我们的感触很深。我们在思考,什么样的博物馆能成为人们喜欢的博物馆呢?过去说起故宫博物院,我们经常骄傲地说:“这是世界之最”。比如说,这是世界最大的木结构建筑群,这是世界最完整的宫殿建筑群,这里收藏着世界最丰富的文物藏品,也是世界观众来访量最多的一座博物馆。但今天仔细想,这些世界之最真的那么重要吗?其实不是。说馆舍大,可70%的区域都竖着“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的牌子;藏品多,但99%的藏品都沉睡在库房里,人们根本看不到;观众多,可是如果人们从前门走到后门,都没有看过展览,你能说这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们喜欢的博物馆吗?

故宫的第二项资源就是我们的藏品。12年前,我的前任郑欣淼院长当院长时,你如果问他故宫博物院有多少件文物藏品,他答不出来。但是两年前,我到故宫博物院工作的第一天,我就能准确说出我们故宫博物院有多少件文物藏品,1807558件套,有整有零的。为什么我能说出来,而郑院长说不出呢?因为在我来之前,郑欣淼院长已经领导故宫工作人员用了7年时间进行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文物清理工作,这是历史上最全面、最彻底的一次紫禁城文物清理,每一件实物和它的信息卡片都对应起来了,因此得出了准确数字。今天这些文物被分为69个类别,比如我们有53000幅绘画,大家熟悉的《千里江山图》《五牛图》《富春山居图》《韩熙载夜宴图》《清明上河图》等。有75000件法书,大家熟悉的《兰亭序》《中秋帖》《伯远帖》都是重要的藏品。还有28000件碑帖,加起来就是156000件,这都是无与伦比的纸质文物。

  什么样的博物馆才是一座好的博物馆呢?我觉得应该看博物馆的文化资源对社会、民众做了多大程度的贡献。你贡献了什么,让人们获得了什么,才是最主要的问题。怎么让人有收获呢?习近平总书记说:“要让收藏在紫禁城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的大地上;让收藏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这是告诉我们,应当重新认识文物的价值,它们是有生命历程的,它们可以活在当代,可以融入人们现在的生活。

故宫也是收藏铜器最多的一座博物馆,一共有16万件,我认为其中最珍贵的是带有先秦铭文的1670件青铜器,它们都是传世艺术精品。玉石器也是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骄傲,出土于东北红山文化的玉器,出土于浙江良渚文化的玉器,还有更古老的安徽凌家滩文化的玉器都有广泛收藏,中华五千年文明史,通过故宫的玉器收藏就可以串联起来。故宫是收藏陶瓷最多的一座博物馆,367000件陶瓷是一个天文数字,它们基本都是生产于景德镇的官窑瓷器。我到故宫博物院工作之前,没有想到故宫收藏有那么多的织绣类文物。通过查阅资料,当时在江宁、苏州、杭州有三个织造区,最多的时候曾7000人在给皇宫做织绣品、做服装,在故宫库存里,今天收藏着18万件织绣。

  观众要怎么融入其中呢?第一,我们要系统梳理传统的文化资源;第二,要以多种方式来展现中华文化的魅力。要文物活起来,按这个理念,文物是有生命的。人们进入博物馆之时,一到旺季,排队买票,我形容就像在进行扩展训练,排1个多小时的队,验票、安检、存筐,进去后已经精疲力尽了,没有人还有心思看展览。因此,我们要改变。

我们国家的博物馆,不像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大都会博物馆等收藏着很多来历不明的别的国家的文物。但故宫是个例外,我们收藏有上万件来自外国的文物,但是都是来路清晰的,是从海外贸易、商品交流、使节纳贡汇集而来的。比如西洋钟表,故宫居然是世界上收藏西洋钟表最多、品质最好的一座博物馆,因为当时西方的一些国家,尤其是英国、法国、德国、瑞士,会把它们最精美的一些西洋钟表作为礼物送给东方的皇帝。乾隆皇帝非常喜欢西洋钟表,可惜他只看到了它的精巧,而没有看到其背后科技的发展对清朝的潜在威胁。

  首先把我们前面的广场搞的清新庄重典雅,修缮这排房子。过去的端门广场是一个商业化的广场,不仅遍布小商品,当时还有排房子是出租的。“租房子的人就办了一些格调不高的展览,像什么太监展、宫女展,跟故宫文化没有关系。20块钱一张票,游客看完了以后都骂故宫博物院,可也不是故宫办的。故宫博物院接手后进行清理,房子修缮后用来卖票。”

故宫还有42000件宗教文物,其中有23000件佛造像,7000件祭法器,还有1970件18世纪的唐卡。武备仪仗是太和殿前盛典、庆典使用的仪仗装备,加上中和韶乐一共33000件,规模很大。帝后玺印共有50060枚,我看到的最大的一枚,是乾隆皇帝85岁时用和田玉给自己做的一方印,一个人都抬不动。

  我们对端门广场进行了清理,清退商贩,将清理出来的房子改为售票窗口,故宫一下子开了32个窗口,采取了加大售票力度的办法。同时,我们尝试网上购票,加大网上购票的力度,今天50%以上的人在网上购票,另外30%的人到现场扫码,只有20%左右的人还在窗口购票。所以今天我们实现了全民3分钟买票。过去广场上没有一把椅子,没有一个凳子,所有人累了后就要席地而坐,当时最好的座位就是树坑。人们大清早看升旗、逛天安门广场、参观毛主席纪念堂,到了故宫就渴了、累了,只能很没有尊严地休息一下。

大家知道,有文字的文物比没有文字的文物要重要,因此故宫所藏的33000件铭刻是非常重要的一类文物。以上文物所构成的1807558件套文物意味着什么?我做了十年的国家文物局长,因此清楚它对全国博物馆藏品的意义。今天全国有4160多座博物馆,收藏有国家定级的珍贵文物共401万件。收藏在故宫博物院的国家定级珍贵文物是168万件,占全国珍贵文物的41.98%,也就是1/3强,不到1/2的珍贵文物是收藏在故宫一座博物院里的。

  我们开始制作椅子,一开始制作200把椅子,每把椅子上坐3个观众,600人能坐下来。树坑没有人坐了后,我们就赶快把它做平了。为什么做平呢?我们要做树凳,一棵树一圈凳子,坐上去很舒服。我们有56棵树,就做了56个树凳,又有600人能坐下了。员工还提醒我说:“咱们故宫56棵树,咱们正好56个民族,一棵树起个名多好!”我说:“千万不能这样,要是死一棵咋整!”我们要做群众满意的事,现在看到人们有尊严地坐下来了,这是最欣慰的。

全世界的博物馆几乎都是金字塔形的藏品结构,塔尖上是镇馆之宝、珍贵文物,腰身是量大面广的一般文物,底层的是待研究、待定级的资料。故宫博物院是个例外,它是倒金字塔,也就是珍贵文物占93.2%。今天我们的文物藏品仍然还在征集、汇聚。比如十年前我们购藏了三件书画,第一件花了1200万元,是从瀚海艺术品拍卖公司征集到的张先《十咏图》;第二件就是米芾的《研山铭》;第三件是由当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北师大老教授启功先生,故宫专家朱家溍先生、徐邦达先生,还有今天文物鉴定委员会傅熹年先生给我们来鉴定的《出师颂》,他们坚定认为确切无疑的真迹,我们花了2200万元购藏了。米芾的《研山铭》是启功先生极力推荐的。

  过去的制度设置不太合理。买票的观众走两边的小门,中间的大门走贵宾。两边每年1500万人以上,中间每年只有七八百人次。这样两头总是排长长的队。有位从东北来的老大爷,到这就跟我们商量:“我一辈子就来一次故宫,我得像皇帝一样走中间的门进去。”我们跟大爷说:“您不能当皇帝,因为中间没安检。”大爷对我们很不满意。今天,所有的人都不能开车进入故宫博物院了,因此三个大门就打开了,就通畅了。谁愿意当皇帝谁当皇帝,谁愿意当大臣谁当大臣。

今天故宫的原则是这样的,如果当代艺术家要把自己的作品捐赠给故宫博物院,我们持比较慎重的态度。故宫定了三条规定,第一,就是一定要是艺术大家;第二,艺术家捐赠的一定是他的代表作;第三,无论艺术家名气多大,不得捐赠十件以上作品。我们希望600年以后,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仍然是个倒金字塔,仍然是各个时期最好的艺术品,世界级博物馆应该为其他博物馆征集文物留有余地。

  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是以管理者方便为中心还是以服务对象观众为中心呢?如果是前者,就会设置很多的障碍。如果是后者,一切都会变。所以我们号召,我们的员工去当观众。你当四天观众,你就会知道观众的苦与乐。

本文由永利备用网站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单霁翔:让故宫守旧文化“活”起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