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当前位置:永利备用网站 > 历史 > 徐康宁:马克思为什么能跨越时空

徐康宁:马克思为什么能跨越时空

来源:http://www.window-env.com 作者:永利备用网站 时间:2019-11-14 02:04

新华要论

恩格斯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一文指出,马克思一生完成了两个伟大的科学发现: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以及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特殊的运动规律。如果从《资本论》第一卷出版算起,马克思经济学创立至今已经150多年了。150多年来,世界经济尤其是资本主义经济发生了许多新变化,产生了许多新现象,具有许多新特点,于是一些浅薄的人便认为,马克思经济学过时了,《资本论》过时了。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明确地指出:“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过时了,《资本论》过时了。这个说法是武断的。”那么,为什么说马克思经济学没有过时,《资本论》没有过时呢?

阐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架构和思想魅力,进一步引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朝着马克思主义所指引的方向前进,是我们致敬马克思的最好方式。

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世界上没有一位重要的思想家能像马克思一样,其著作不仅唤起成千上万人的思考和争论,而且深刻影响了地球上几大洲的制度环境,改变了历史的进程。无论至今信仰马克思学说的国家有何起伏变化,也无论有多少人不喜欢甚至诋毁马克思,有一个事实不会改变:作为过去两个世纪里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马克思的背影并没有因岁月的泛黄而渐行渐远,他的思想仍然在深深地影响着世界。

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没有过时

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剩余价值;科学社会主义;资本论;共产党宣言

世界仍不公平,现实批判精神价值长存

这里有必要先说明一下《资本论》与马克思经济学的关系。《资本论》主要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目的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即资本主义社会经济运动规律。此外,马克思经济学还体现在《哥达纲领批判》《资本论》等著作中关于未来社会的思想;体现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和“序言”、《资本论》第一卷“序言”和“跋”等文献中的关于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的思想;体现在《资本论》及其手稿和其他文献中的关于经济学说史、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国家、国际贸易、世界市场等理论内容;等等。马克思经济学是包含以上所有这些内容在内的、马克思的全部经济学遗产。

尽管马克思主义诞生至今已有170年的历史,马克思也已经逝世130多年,但马克思主义逻辑严密的理论架构和不朽的思想魅力是难以超越的。值此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之际,阐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架构和思想魅力,进一步引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朝着马克思主义所指引的方向前进,是我们致敬马克思的最好方式,也是时代赋予我们的重大课题。

马克思所处的时代正是资本主义的上升期,代表着更高生产率的大机器生产是当时生产方式的主要特征。但是,资本主义的上升期也是工人阶级和其他底层阶级生活最为黑暗的时期,工人的劳动强度之大、工作环境之恶劣达到惊人的地步。

我们依然以《资本论》为例,判断一部著作及其中的理论有没有过时,首先必须确立一个科学的标准。这个标准就是要看这个著作及其理论所揭示的道理或规律,在今天还是不是有效的,如果有效,就没有过时,如果无效,则过时了。我们之所以说《资本论》没有过时,最根本的依据在于,《资本论》的科学方法论和理论仍然是分析我们现时代不可替代的科学工具。

一、历史唯物主义:纠正了过去人们对历史发展的错误认知

一个多世纪过去了,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并没有消除阶级的对立和财富分配的不公,不平等、不公平、不人道依旧充斥着世界。2014年法国学者皮凯迪出版《21世纪资本论》一书,用大量的历史和国别数据证明,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回报率平均保持在4%-5%,而经济增长率平均不到2%,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差距比马克思时代反而加大了。这部书用《21世纪资本论》作为书名,也足见马克思和《资本论》的时代影响力。

我们知道,《资本论》所运用的方法论是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资本论》之所以取得了辉煌的经济学理论成就,并且直到今天仍然是能够与当代西方主流经济学即新古典经济学和凯恩斯经济学相匹敌的世界上三大经济学理论体系之一,正是源于马克思成功地将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运用于对资本的分析。

自人类诞生以来,善于“仰望星空”者就开始了对自然、社会等事关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历史问题的求知和探索,在不同时代得出过不同的结论。令人遗憾的是,直到19世纪上半叶,人们对人类社会的结构、社会发展的动力、社会形态的更替等问题的认知,还基本停留在个人的主观意志和客观精神层面,往往“用迷信来说明历史”,而不是“用历史来说明迷信”。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用全球的眼光看当代世界,一国内部整体性工资水平的提高和社会福利的改善,常常和世界范围内更多的劳动卷入到资本循环和资本周转的过程是一致的。这一边,部分国家的整体国民生活是改善了;那一边,整个世界却变得更不公平起来。虽然世界已经进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高科技时代,但矛盾依旧重重,冲突四处不断,利益诉求分野巨大,世界并不美好,现实的批判精神不仅没有过时,而且具有显著的时代意义。

如果从方法论的角度来比较《资本论》与当代西方经济学,那么可以肯定地说,当代西方经济学所运用的基于牛顿物理学的形而上学方法论是一种早已落后和过时的方法论,运用这样的方法论根本无法科学地反映现实经济运动的复杂性,由此所得到的理论不管在形式上多么具有“科学”的外表与光环,但在实质上往往是片面的、机械的、失真的、失灵的。相反,《资本论》所运用的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不仅为自然的进化和自然科学的发展所一再证明,也被人类社会历史和社会科学的发展所反复证明。毫无疑问,当我们面对今天的世界中所存在的自然与社会的联系日益紧密、经济与政治的关系日益不可分离、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国家和民族之间的经济政治关系日趋复杂、科学技术对于人类生产和生活的影响更加深刻而广泛、人类的社会意识对于经济运动的能动作用不断加深等复杂性现象时,唯有运用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才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才能不断发现当代社会经济运动的规律和趋势,经济学方可真正成为能够“经邦济世”的学问。

这种错误认知直到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才得以扭转,马克思开创了用“科学之眼”考察历史和社会之先河:即“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就是说首先必须劳动,然后才能争取统治,从事政治、宗教和哲学等等”,“每一历史时代主要的经济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并且只有从这一基础出发,这一历史才能得到说明。”历史唯物主义使“唯心主义从它的最后的避难所即历史观中被驱逐出去了”,“历史破天荒第一次被置于它的真正基础上”,奠定了马克思主义的第一块理论基石。

马克思的“预言”并没有过时

从实践效果来看,运用西方经济学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不仅始终无法解决国家范围内以及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金融和经济危机的周期性爆发、全球资源生态环境的日益被破坏等严重问题,而且面对经济复苏乏力并且在总体上日益走向衰弱的历史趋势,除了继续争吵是国家干预多一点还是市场自由多一点这种过时的无关痛痒的话题外,更提不出什么“锦囊妙计”。而那些运用西方经济学的东欧国家甚至还有一些发展中国家,不是产生了严重的经济社会倒退,就是落入“中等收入陷阱”而不能自拔。相反,以马克思经济学为指导的社会主义中国,成功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一个又一个发展奇迹,2010年后稳居世界经济总量第二位,并且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对世界经济发展的贡献率超过30%,正在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战略目标阔步迈进,马克思经济学的强大生命力在中国实践中得到了无可争辩的证明。

历史唯物主义彻底颠覆了黑格尔、青年黑格尔派和费尔巴哈的唯心史观,明白了“生活决定意识”,而不是“意识决定生活”。历史唯物主义发现了人类社会的两大基本矛盾,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它是人类历史向前发展的基本动力,社会发展归根到底是由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所决定的。历史唯物主义充分揭示出人民群众的历史主体作用,发现了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历史是一个由低级向高级演化发展的过程,说明了从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最终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乃历史发展之必然。

马克思从未把自己看作先知,但他确实作出过许多经典的预言。不少人认为时代变了,马克思曾经预言的社会并没有出现,就认为马克思过时了。诚然,由于社会的复杂性和时代的变迁,如今的世界与马克思当初预言的社会在一些方面并不完全吻合,但马克思对社会历史发展的阐述仍然具有时代价值,他的关键性“预言”从本质上讲并没有过时。

毫无疑问,在判断《资本论》的理论究竟是不是过时了的问题上,我们必须采取科学的态度,既要反对本本主义和教条主义,也要反对经验主义和实用主义。既不能根据其中某个具体理论需要补充、发展和完善就得出整个《资本论》的理论过时了的结论,也不能因为《资本论》在理论总体上没有过时而把所有具体的理论教条化。

二、剩余价值学说:弄清了资本主义社会不为人知的发展逻辑

正如恩格斯在其文章《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所指出,马克思一生有两大发现,一是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二是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从解剖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入手,揭示资本主义基本经济规律,马克思预言在资本的条件下,生产的高涨与危机都是这一规律的结果,因而是不可避免的。对于这一点,即使许多在立场上与马克思对立的当代经济学家也基本认同。

《资本论》揭示的资本主义社会经济运动规律没有过时

18世纪中叶以来,欧洲国家在工业革命的驱动下,相继走上了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在不到100年的发展中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所有历史创造的生产力还要多。但不可思议的是,资本主义创造的奇迹引起了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不断涌现的财富源泉使人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利己主义的打算”之外一无所有,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以道德的日趋下滑和不断败坏为代价,人类越想控制自然就越受到自然的报复。

本文由永利备用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徐康宁:马克思为什么能跨越时空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